英亚体育

學院首頁

懷念袁隆平——朱信凱副校長談袁老的執著精神與科學勇氣

2021-05-24

深切緬懷國之偉人

大概一個月之前知道袁老病重的消息,22日早上收到女兒關于袁老去世的消息,但也就是半分鐘之內,就收到了辟謠的信息。我想這大概是個好消息,看來袁老挺過來了。沒想到午睡之后收到的第一條信息便是官媒的確認,袁老走了。天堂從此有神農,只留稻香在人間。

001.jpg

我與袁老是忘年交,我有兩本書是由袁老作序的。一本是由英亞體育出版社出版的《未來誰來經營農業》,袁老對我在書中提出的農業新概念以及食物的未來給予了高度評價;另一本是由中國農業出版社出版、教育部與農業農村部聯合推出的國情類思想政治教育系列叢書《大國三農》。兩本書的序言都是袁老親擬親審,字里行間體現了先生對農業經濟與管理學科的關心,更有對青年農業經濟學者的關懷和寄托。

我曾多次邀請袁老來人民大學講座,他也承諾多次,并說“到人大來講,要精心準備”,但先生要么來京封閉開會,要么趕著去南繁基地等等,最終沒有成行,成為永遠的憾事。請袁老來人民大學講座,并不是想請先生來講農學,而是希望先生來講一講他的執著精神與科學勇氣。在這一點上,無論自然科學還是哲學社會科學領域都是一致的。

袁老從事雜交水稻的研究靈感來自于1961年7月偶然發現的那株“鶴立雞群”。“鶴立雞群”的子代參差不齊、雜亂無章,經典遺傳學教科書講到 “水稻自花授粉,自交不衰退,所以雜交無優勢”。在這一經典經驗事實面前,所有人都認為雜交水稻的研究是“偽科學”,但唯獨先生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韙,堅定地認為水稻是有雜交優勢的;只有他深信二代的性狀分離恰恰說明一代是天然雜交,一代的“鶴立雞群”恰恰說明雜交優勢是有可能的。“機遇只偏愛有準備的頭腦,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這句話形容袁老最恰當不過。在袁老看來,只要目標明確,就不怕路途遙遠。“鶴立雞群”的靈感啟發了袁隆平,但遙遠的路途真正成就了袁隆平。

002.jpg

之后,通過在試驗田中大海撈針式地找到幾株“天然雄性不育株”的雜交試驗研究,他徹底地推翻了傳統經典理論中米丘林、李森科提出的“無性雜交”學說,并系統提出了水稻亦有雜交優勢的推論。他還創造性地提出了通過培育雄性不育系、雄性不育保持系和雄性不育恢復系的“三系法”途徑來培育雜交水稻,從而大幅提高水稻產量的制種路線。

證明水稻的雜交優勢以及提出雜交水稻制種的技術路線并不意味著一定能順利找到制種的具體方案。之后的道路更加艱難、漫長和無助。要在不計其數的樣本試驗中抽絲剝繭,找到正確的方向,難如登天。從親緣性考慮,袁老帶領團隊到云南、海南尋找遠緣樣本。功夫不負有心人,1970年11月23日,他們終于在海南發現一株典型的雄花敗育野生稻,從而開啟了雜交水稻制種的新局面。袁老一直在堅守,一直在朝著他最初的目標前進。

雜交水稻研究的道路是異常坎坷的,袁老成功的每一步都走得那么艱辛,但能走到最后,能走到成就的巔峰,最重要的正是他在科學研究道路上的執著精神以及敢于否定權威、敢于否定教科書的科學勇氣。

今天我們緬懷袁老,除了緬懷他為中國及至世界糧食生產做出的巨大貢獻,還應該銘記他給科學研究工作者留下的寶貴的思想遺產。

袁隆平的科學精神永垂不朽!

微信圖片_20210526102907.jpg

學院官方微信

8610-62511061/82509122

sard1@gnu-india.org

英亞體育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